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财经资讯 > 正文

青海西宁城市公园里的“草帽场长”:见证西北城市生态蝶变-中新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7-09 01:46

  在地处中国西北的省会城市青海西宁,干旱、少雨、风沙大是老西宁人对这座高原古城的印象。如今,西宁南北两山常绿乔木苍翠欲滴,城市绿地花卉争奇斗艳,一派生机盎然。

  而原先的棚户区居民们都回迁到美丽园附近,大家开玩笑说,“这个公园就是为我们修建的。”

图为西宁市北山美丽园一角。 张添福 摄

  在西宁,“老林草”吴忠祥,是上述生态蝶变的参与者、见证者。

  “别人休息的时候,我们几乎都没有休息,一到冬天以后,防火压力也特别大。”吴忠祥说,可能林场职工们对自己最大的意见就是大家不能按时休息,但他坦言,自己实在没有办法,因为责任重于泰山。

  中新网记者 张添福

  职工家属也纳闷,大冬天他们在干啥。两个职工的媳妇还找到工地来看个究竟。

  1996年,大学毕业以后,吴忠祥在西宁市西山林场上班。

  中新网西宁7月2日电 题:青海西宁城市公园里的“草帽场长”:见证西北城市生态蝶变

  但吴忠祥说,一点也不觉得后悔,“做一件事情,干一项工作,干自己喜欢干的,飞驰川南 正在靠近|内江:“成渝之心”更中心 发展动力更强劲,才能干好。”

  如今,作为西宁市北山林场(北山美丽园)场长,吴忠祥介绍,北山美丽园建设之前,当地危岩体风险隐患大,危岩体下面是棚户区,“环境确实脏乱差,老西宁人对这块地方的情况都了解。”

  戴着草帽,职工们送他外号“草帽场长”。吴忠祥说,戴着草帽,凉快一点,也能防晒,但吴忠祥在外摸爬滚打,皮肤黝黑,只是草帽底下已冒出白发。

【编辑:孙静波】

  曾经,西宁绿化树种品种单一,杨、柳、榆是“老三样”,现在,西宁市北山美丽园种植的乔木、灌木达180多种,光花卉就有上百种。

  西宁市北山美丽园长20千米,宽约200米,而为了永久保护这片绿地,西宁市以政府令的形式,保护绿地不受侵扰。吴忠祥说,来自南京、上海、北京的同行来考察,都感叹西宁在城市里能划出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建公园。

  2015年,官方启动南北山三期绿化工程,目前,已提前两年实现“再造一个大南山”的目标。

  “那会项目少、资金少,每年的造林任务也小,特别是造林的规模和标准都很低。”吴忠祥说,“很多山上路没修通,水也没上去,绿化就靠天然。”

  西宁市民夏季爱在公园休闲,往往铺块毯子吃吃喝喝,这是一种老百姓的习惯和传统。对此,西宁市北山美丽园设置休闲区,满足民众的需求。

  二十多年在多个林场工作,一步一步,吴忠祥见证了西宁生态蝶变。

  年过五旬,人们建议吴忠祥该休息休息,还可以换个清闲一点的工作,但作为同事们眼中的“拼命三郎”,吴忠祥说,“我好像习惯了,确实在房子里待不住。”

  为此,西宁市花大力气开展北山危岩体和棚户区改造,但拆迁完毕后,俨然就是一个垃圾场。吴忠祥说,绿化前得平整、覆土,而渣土车只能晚上工作,“我们就扎帐篷住在工地。”

  虽然是大学毕业生,但在林场绿化时,挖坑、植树、培土,吴忠祥说,还得自己干。

  吴忠祥也难免有一点心理落差,“同龄人大学毕业后坐机关,感觉听起来好一点,而我却在林场跟林草打交道。”

  看着以前种的小树,现在越长越多、越长越高,吴忠祥说,确实有点自豪,确实有点感动。

  吴忠祥说,甚至很多出租车司机都不愿跑这里,“除了私搭乱建外,一些道路进去以后,就怕出不来。”

  20世纪90年代,吴忠祥在大学学习草学专业,“因为我是农村出来的,学习草学可能有点基础。我对林草有一定天然的亲切感。”

图为“草帽场长”吴忠祥办公。 张添福 摄

  眼下,西宁市北山美丽园数十万盆月季盛开,这里成为青海省规模最大的月季园,鸟语花香的环境,吸引民众在此打卡拍照。

  去年,吴忠祥因为生病请假,他再次回到自己工作过的西山林场,“哪个地方有啥树,树长的什么样子,我都知道。”

  西宁市林业和草原局数据指,经新中国成立后40年西宁南北两山植树造林,森林覆盖率仅7.2%。1989年起,官方修泵站、架管道,至2014年,南北山一二期绿化工程使两山森林覆盖率跃至79%。

  再过十年,林场里的林草又会是另一番景象,吴忠祥对此充满期待。(完)

  “树苗的成活率也不太高,我记得成活率有50%至60%已经是很不错了。”吴忠祥说,“苗子小,绿化的效果也不太明显。”